昆明泛亚一审判决!涉案金额430亿、牵涉20多省份22万投资人、公司被罚10亿

【昆明泛亚终于一审判决!涉案金额430亿、牵涉20多省份22万投资人、公司被罚10亿】3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泛亚有色公司)等4家被告单位以及单九良等21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案宣告一审判决。(券商中国)

  时隔4年多,昆明泛亚有色公司案终于迎来的一审判决。这一案件涉及资金430亿元,牵涉20多个省份的22万投资人。

  3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泛亚有色公司)等4家被告单位以及单九良等21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案宣告一审判决:

  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昆明泛亚有色公司判处罚金人民币10亿元,对云南天浩稀贵公司等3家被告单位分别判处罚金人民币5亿元、5000万元和500万元;

  对被告人单九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00万元,罚金人民币50万元,对郭枫、张鹏、王飚、杨国红等20名被告人分别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

  变相吸收巨额公众存款

  最终,昆明泛亚有限公司案被定义的罪名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查明:2011年11月至2015年8月间,被告单位昆明泛亚有色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裁)单九良与主管人员郭枫、王飚经商议策划,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以稀有金属买卖融资融货为名推行“委托交割受托申报”“委托受托”业务,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给付固定回报,诱使社会公众投资,变相吸收巨额公众存款。

  被告单位云南天浩稀贵公司等3家公司及被告人钱军等人明知昆明泛亚有色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帮助其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昆明泛亚有色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给集资参与人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此外,法院还查明被告人单九良、杨国红在经营、管理昆明泛亚有色公司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者共同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事实。

  案发后,公安机关全力开展涉案资产追缴工作,依法查封、扣押、冻结涉案金属等财物,涉案财物的追缴工作仍在进行中。追缴到案的资产将移送执行机关,并继续追缴违法所得,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本案财产刑执行时,退赔集资参与人损失优先于罚金刑的执行。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单位昆明泛亚有色公司等4家公司、被告人单九良等21人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告人单九良、杨国红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将本单位财物占为己有,数额巨大,构成职务侵占罪,均应依法惩处。法院根据各被告单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泛亚案回顾:波及22万人投资者

  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成立于2011年4月,号称是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拥有全球95%的铟库存。成立以来,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打着保护国家稀有金属储备的旗号,进行商业行为。

  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通过人为操纵极力掌握稀有金属的定价权,使得稀有金属的价格持续上涨,从而制造稀有金属市场繁荣,达到增值保值的虚假效果。

  同时,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还通过电视广告以及名人站台等方式进行大面积推广,案发前拥有注册会员22万人,融资超过430亿元。

  经过几年疯狂吸收公众资金后,最终资金链断裂,令涉及全国多个省份22万投资者血本无归。

  2015年4月,泛亚爆发兑付危机,山西太原、云南昆明和上海等地投资者聚集维权。例如,最出名的莫过于2015年《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在山西省太原市进行演讲时,被部分投资者围攻,衣服被撕破,疑与宋鸿兵给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站台有关,最终宋鸿兵被迫手写道歉书。

  2015年7月15日,泛亚有色交易所公告承认,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委托受托交易商出现了资金赎回困难,在委托受托业务合同期限内,部分受托资金出现了集中赎回情况。

  2015年8月31日,泛亚停止委托受托业务,但投资者的资金却依然未能得到兑付。

文章来源:新金融投资资讯网
版权链接:昆明泛亚一审判决!涉案金额430亿、牵涉20多省份22万投资人、公司被罚10亿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资资讯网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