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索菱董事长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买倒亏23万还

  上市公司高管的关系网正在成为滋生内幕交易的温床。这次,涉案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忙着谈收购,弟弟却提前向牛散朋友泄露消息。最终,并购案的中途夭折,反而让内幕交易者“白忙活了一场”。

  日前,贵州证监局披露一则内幕交易的处罚决定书显示,80后炒股牛散借助上市公司*ST索菱(002766)(维权)董事长弟弟的人脉关系,提前套取了公司并购重组的内幕消息,并利用4个关联账户进行内幕交易。

*ST索菱董事长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买倒亏23万还

  不过,没讲好故事的并购案被中止,股价的表现也没有让内幕交易人从中获利,最终这位散还是以亏损23万代价黯然退场,还收到了证监局20万罚款的罚单。

  值得注意的是,这位被亲属泄密牵连的上市公司老板早已麻烦缠身。去年开始,董事长因7亿元预付款问题深陷掏空企业的质疑声中,公司债务纠纷不断并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上市股票也处于退市边缘。

  并购案提前泄密

  内幕交易者不赚反亏

  很多炒股专业户觉得,可以通过强大的人脉网络套取内幕消息,尤其是上市公司并购这样的实质性利好,一笔投资下去,往往可以赚到数倍收益。上述处罚书中涉及的内幕当事人吴某正是这样的股民。只不过,剧情真实的走向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

  2017年4月20日,*ST索菱董事长兼总裁肖行亦与深圳帝显电子董事长陈某洽谈项目并提出并购意向。受高管哥哥的委托,萧某和另一家投资公司前海鼎峰投资总经理同去调研,并在次日向董事长汇报情况。2017年5月15日,*ST索菱开始停牌。

  2017年5月26日,*ST索菱与程某签订《并购框架性协议书》,确定收购帝显电子100%股权,交易对价不超过7.35亿元。不到两个月,这项收购计划被上市公司放弃。2017年8月15日,*ST索菱股份复牌。

  在这一过程中,内幕交易人吴某以朋友见面通话为由,先后在4月22日和5月9日,和知情人萧某进行联络,并掌握了上述并购计划的核心信息。

  随后,吴某在停牌前通过4个交易账户开始大量交易*ST索菱的股票。据资料显示,从2017年5月2日开始大量分批买入股票。累计账户买入38.57万股,买入金额超过1286万元。

  不过这笔内幕交易投资,最终由于并购计划的失败而导致吴某反而亏损超23万元。数据显示,2017年5月2日,*ST索菱股价当日最高16.79元,而到8月15日复盘后最低15.11元,区间跌幅超过10%。

*ST索菱董事长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买倒亏23万还

  证监局方面认定,在内幕信息正式公开前,吴某控制四个账户进行集中交易,资金变化、账户重启时间与内幕信息的时间基本一致,且吴某本身和知情人董事长弟弟萧某联络频繁,涉案股票时间与获悉内幕信息时间基本一致,可以认定其为内幕交易行为。

  最终,贵州证监局对内幕交易当事人吴某处以20万元的罚款。

  所涉公司董事长麻烦缠身

  7亿预付款谜团起争议

  弟弟涉嫌泄露内幕消息,作为哥哥的董事长肖行亦本人处境也并不乐观。

  去年年初开始,索菱连续、频繁向隆鑫塑胶、创辉达电子和锐科塑料等公司以代理采购的名义支付“预付款”近7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ST索菱预付账款、其他非流动资产期末余额分别为3.97亿元和3.53亿元,较年初增长461.18%和7601.48%,原因为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增加所致。

  不过在这笔接近7亿元的预付款数额巨大、形成缺乏合理性,也引起了一波市场的质疑。有资料显示,上述供应商隆蕊塑胶的关联客户企业深圳索菱,其唯一股东正是董事长肖行亦。而另一家供应商辉创达电子虽然拿到了2.17亿元代理采购设备款,却并没有代理进口资质,并在当年10月份注销公司。

  一系列谜团,也让身为*ST索菱实控人的肖行亦被质疑涉嫌“掏空上市公司”。据21世纪经济报道,索菱股份二股东中山乐兴已经向深圳证监局寄出了举报材料,其认为“索菱股份实控人肖行亦涉嫌损害公司利益、职务侵占”。

  上述报道称,中山乐兴在举报材料中指出,肖行亦在掌控索菱股份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九个月内以“莫须有”的预付款,无偿向其亲属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累计提供资金近7亿元。此外,肖行亦还采用暴力手段抢夺公司公章,并辞退中山乐兴委派在上市公司的三名高管。

*ST索菱董事长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买倒亏23万还

*ST索菱董事长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买倒亏23万还

文章来源:新金融投资资讯网
版权链接:*ST索菱董事长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买倒亏23万还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资资讯网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