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电动采访鼎晖投资朱卫星

第一电动采访鼎晖投资朱卫星

“对于一些新势力而言,除非手里有"核武器",否则很难战胜传统企业。”鼎晖投资成长基金执行董事朱卫星,这样告诉第一电动。

鼎晖投资成长基金执行董事朱卫星

2001年,朱卫星毕业于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之后,先后就职于全球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和投资银行。

2010年,朱卫星前往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工商管理。

2012年,获得哥大MBA学位的朱卫星回国后进入了中信产业基金。期间领导参与了精进电动、柏盛国际、嘉林药业以及其他多个领域的投资工作。

2015年底,朱卫星加入鼎晖投资,任成长基金执行董事一职,专注新能源、消费、互联网等领域的投资。期间投资了芯能科技,微宏动力等新能源领域的项目。

低调、有料,这是我对朱卫星的第一印象。他不是一个公关型人物,浏览器上他没有热度,没有什么响当当的头衔,微信相册封面他一直默认为无。这个低调的金融男,在后续谈起新能源汽车产业时,却让我有些惊喜。

在这场并不算简短的访谈中,朱卫星几乎是水都没有喝一口地将我仅提的几个问题分层面、分角度、分维度地回答了出来。

眼下正面临资本寒冬,朱卫星提醒新能源汽车从业者,明年的经济形势并不会有太大好转,要融资就要调整心态,降低预期。

资本寒冬明显,整体节奏变慢

第一电动:当下都在说资本寒冬,你怎么看?

朱卫星:资本寒冬肯定有的。今年下半年开始,我们也开始有意识地控制投资节奏了,我还听说有些机构下半年开始就暂停新项目的投资了。整体而言,行业里的投资节奏都是偏慢的。

我之前关注过的很多项目,包括电池、材料、传感器、电子、服务类,以及新能源整车的项目,小半年过去了,都没有听到他们完成融资的报道。整体而言,有很多项目几乎完全没有拿到钱。据此,我猜想在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里,资本寒冬还是很明显的。

第一电动:你认为,造成资本寒冬的原因是什么?单就新能源汽车领域而言,还存在什么其它因素?

朱卫星:首先,当前的宏观经济不太好,再加上外部环境也比较严峻,所以大家都比较谨慎。很多机构加强了对投资节奏的主动性管理,这样一来投资速度自然会偏慢。

其次,从基金角度来讲,整个资金链都比较紧张,募资端面临一些困难,有的募少了,有的甚至募不到。这样一级一级传导至一级市场的项目端时,直接导致了其融资困难程度的提升。

单就新能源汽车领域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难投的领域。在这个领域内,除了标的少以外,还存在一些项目合作难以达成的情况。

标的少,这与当前的产业格局有关,都在讲汽车“新四化”,其中电动化肯定是跑在最前面的。今年的电动汽车销售量大概在100多万辆,跟全部汽车销售总量的2800万相比,渗透率是非常低的。从产业角度,电动车对燃油车的替代还没有完成,甚至才刚刚开始。

但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讲,电动化领域的市场格局已经形成了。电池方面,以宁德、比亚迪等巨头为代表的行业格局已经基本确立了,投资方再想在电动化领域中找到特别合适的标的已经非常困难。

剩下的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这些更新的领域里边,除了局势不清导致好的项目难以被识别外,大公司太少、小公司太小,就算有项目可投,投资金额也不会太大。

另外,标的少和投资机构的谨慎不无关系。

先说整车制造。坦白讲,就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整车制造企业,全世界范围内也就特斯拉真的“跑出来了”,之前在美国还有Fisker等新能源汽车公司,但最终成功的却只有特斯拉。就连特斯拉在其发展过程中也是经历了百般坎坷,被曝出过各种负面消息。因此,从投资方的角度来讲,整车制造环节能够“打中”的概率太低。

与此同时,整车制造的投资体量又是巨大的,财务投资人的那点投资额在整个盘子里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力。因此,很多机构对于这种类型的项目都是偏谨慎的。

其次,这个行业的需求端是不稳定的。国内的电动汽车其实是补贴催生的市场,补贴造就了需求,需求端很大程度由政府来买单。随着政策的不断变化,对需求曲线的扰动是非常强烈的。

文章来源:新金融投资资讯网
版权链接:第一电动采访鼎晖投资朱卫星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资资讯网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